>  資訊 > 簡評老撾電力市場發展概況以及未來發展建議
簡評老撾電力市場發展概況以及未來發展建議 2019-02-14 11:14:51

摘要:在“一帶一路”建設的號召下,中老兩國有能力攜手攻堅克難,實現雙贏,兩國在電力市場的遠景合作值得期待,該合作也有望成為“一帶一路”建設推動雙方經濟良性發展的標桿項目。

\
  在“一帶一路”建設的號召下,中老兩國有能力攜手攻堅克難,共度時艱,實現雙贏,兩國在電力市場的遠景合作值得期待,該合作也有望成為“一帶一路”建設推動雙方經濟良性發展的標桿項目。
  老撾電力市場目前面臨著“電站發展過快、電網不完善、出口尚未打開局面、電費回收困難”等現實困難,但這是快速發展帶來的階段性問題,這些困難也并不復雜。在“一帶一路”建設的號召下,中老兩國有能力攜手攻堅克難,共度時艱,實現雙贏,兩國在電力市場的遠景合作值得期待,該合作也有望成為“一帶一路”建設推動雙方經濟良性發展的標桿項目。
  本文將會對老撾電力進出口情況、老撾經濟發展概況進一步分析,對目前存在的問題進行總結,并對未來業務發展提供建議。
  老撾電力進出口情況
  泰國、越南、柬埔寨等周邊鄰國旺盛的電力進口需求一直是助力老撾經濟增長,推動電力行業發展的主要動力之一,其發電量將近70%都用于出口。
  一、電力貿易方式
  目前,老撾與鄰國的電力貿易主要以兩種方式進行,一種是“點對網”的模式,該模式下電站不連入老撾本國電網,由鄰國架設專網直接接入到其國內的電網送電;另一種是“網對網”的模式,該模式下電站先直接連入老撾國內電網,由老撾國內的電網連接至鄰國電網送電。實施“點對網”售電模式的電站基本為鄰國電力公司控股的項目,老撾電力公司(EDL)僅持5%-10%股份,因此,“點對網”模式對EDL創匯能力極其有限。
  由于老撾國內主要電站裝機均為水電的原因,其主要在雨季出口電力,在旱季還不得不從鄰國進口電力以滿足國內用電需求。由于旱季進口電力電價高于其雨季出口電力的電價,在電力進出口貿易中老撾反而形成了大額的逆差,進一步增加了老撾電力公司的財務壓力。
  自2016年以來,隨著南歐江一期電站等具有多年調節能力的大型水電項目的陸續發電,EDL的電力出口實現重大突破,出口電量大幅增加,進口電量快速減少。2016-2017年通過網對網方式向泰國國家電力公司(EGAT)出口電力分別達15.38億千瓦時、17.89億千瓦時,而從EGAT進口電力分別為5.21億千瓦時、3.66億千瓦時,連續兩年實現對泰國的電力凈出口。
  2016年,老撾電力進口中約80%來自泰國,15%來自中國,5%來自越南。但受老泰115KV跨境輸電線路容量不足、交易電價較低、老撾EDL電網供電不穩定、泰國電力需求增長緩慢等因素影響,預計在短期內,老撾電網和EGAT電網不具備大容量且穩定的電力交易可能。
  二、電力進出口情況
  1.老泰電力進出口情況
  2007年,老撾和泰國簽署了《老泰7000MW電力合作備忘錄》,2016年9月,雙方簽署了《老泰9000MW電力合作備忘錄》,用于取代之前的備忘錄。點對網方面,截至2017年9月,老撾已有9個IPP項目與泰國EGAT簽署長期購電協議,通過專有線路直接向EGAT送電,總裝機約5941MW。
  網對網方面,老撾EDL電網通過老泰邊境的5條115KV線路與泰國EGAT聯網并開展電力交易,但容量極小。
  2.老越電力進出口情況
  目前,老越僅有兩個電力項目(Xakaman1、Xakaman3,總裝機385MW)以“點對網”的模式送電。此外,EDL通過多條老越跨境115KV線路同越南國家電網連接,但目前僅通過網對網從進口少量電力,未實現以網對網方式向越南出口電力。
  筆者從老撾能礦部獲悉,老越兩國有意加快深化電力合作,雙方已就未來電力合作目標達成一致,越南將在2020年從老撾進口1000MW的電力,在2030年從老撾進口5000MW的電力。
  3.老撾與其他鄰國電力進出口情況
  目前,EDL也通過多條跨境115KV及22KV線路同中國、柬埔寨國家電網連接,通過網對網從中國進口少量電力,通過網對網向柬埔寨出口少量電力。
  自2009年以來,中國一直通過老撾北部的中老115KV及22KV線路向老撾出口電力,累進出口電力超過10億度。
  老緬政府已經就緬甸未來向老撾購買200MW電力舉行多次磋商,雙方也有積極開展跨境電力合作的意愿。
  4.電價分析和鄰國電力供需情況
  老撾國內裝機以水電為主,上網電價為4-6美分,在東盟各國中處于中低水平,據筆者從越南、泰國、緬甸有關電力機構處獲悉,目前越南、泰國和緬甸的部分地區終端電費均高于老撾電站上網電價,將電力出售給周邊鄰國具有較強的競爭優勢,由于跨境電力輸送距離較長,電能損耗較大,為保證老撾電力的價格競爭性,有必要盡快落實高壓電網的建設。
  老撾2016年出口電力價格為3.76美分,進口電價為5.54美分,作為一個以“東南亞蓄電池”立身的國家,長期以來電費倒掛,電力進出口出于逆差。其原因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方面,老撾本身電力結構不合理,主要以水電為主,發電量受降雨量影響較大,旱季發電量匱乏,需要從鄰國高價進口;另一方面,老撾電網可靠性差,被鄰國認為是不穩定的“垃圾電”,不愿意支付高額的電價購買,由于本國電網穩定性的問題,其出口電力議價能力較弱。
  總體而言,老撾與鄰國開展跨境電力交易有利于促進本國和周邊區域經濟增長,緩解國內高企的電費壓力,但由于目前老撾電力結構不科學,跨境電網建設遲緩,線路老舊的問題,跨境貿易的潛力尚未完全開發出來。
  老撾經濟發展概況
  2017年,老撾GDP增速為6.7%,達到168.7億美元,雖低于政府預期,但仍位于亞洲前十位之列。國內各主要產業產值與GDP比值中,服務業占比為42.08%,工業占比為30%,農林業占比為16.34%,進口關稅占比為11.58%。工業發展較為落后,缺乏具備消耗大量電能的產業。此外,該國人口僅690萬人,市場潛力較小,客觀上決定了國內對電力的需求十分有限。
  宏觀經濟方面,老撾經濟一直保持著平均7%的高速增長,但近年來其增速開始下滑,2017年僅為6.7%,隱隱展現出后繼乏力的狀態;財政收支方面,2017年財政收入為22.83億美元,支出為38.66億美元,財政赤字逐年增長,政府也采取了削減支出等方式控制消耗,但赤字情況并未得到妥善解決;國際收支方面,老撾經常賬戶逆差也逐年增大,國際儲備僅10億美元;外債情況方面,外債總額為77億美元,償債率基本保持在國際警戒線以內,但負債率和債務率過高,長期償債壓力較大。
  老撾政府正飽受經濟增長后繼乏力、財政赤字、貿易逆差和外債壓力的困擾,究其原因,是因為該國長期以來的經濟增長驅動來自于農業、礦業和電力行業,其對GDP的拉動能力有限,且無法帶動經濟可持續地發展。同時,礦業和電力行業建設周期長、短期內創匯能力較弱、對資本性貨物進口需求龐大,這樣的經濟結構也造成了其較大的國際收支逆差和債務負擔。
  老撾政府目前面臨的經濟困境和電力行業直接相關,擴張性增長的電力戰略已經引起了經濟失衡。老撾一方面以主權借款或主權擔保的形式實施了若干政府電力項目,另一方面通過為購電協議提供擔保的形式落地了若干IPP電力項目,隨著這些電力項目的快速實施,老撾政府財政壓力越來越大,也反過來影響電力行業的良性發展,形成了惡性循壞。有必要對電力行業的未來供需情況進行系統性的研究分析,制定針對性的策略推動良性發展。
  問題總結
  目前,我國企業在老撾投資的各個電站等均面臨著不同程度的電費拖欠,拖欠時間從3-7個月不等,既給老撾財政和EDL本身的正常經營帶來沉重的壓力,也給我國企業在當地項目的發展造成了不利影響,電費拖欠問題亟需解決。電力發展問題是一個系統性問題,可從三個層面進行分析。
  一、微觀層面
  老撾政府本身的電費回收和對電力行業的政策制定存在一定的問題,造成了短期償付的流動性風險。一方面,老撾政府機構及農林灌溉產業長期拖欠電費,累計拖欠電費總額約2億美元,使EDL面臨著較大的電費回收壓力;另一方面,在最初對電力項目進行招商時,EDL和老撾政府按照照付不議(takeorpay)方式簽署購電協議(即只要電站具備發電能力,如果因為輸變電網不夠或者終端需求不夠無法調度,EDL也要按照協議要求支付電費),這些電站在進入商業運營后,由于電網和終端需求的原因,EDL無法調度電量從終端收取電費,卻需要給電站投資人支付高額電費,給自己帶來了沉重的負擔。
  二、中觀層面
  主要有電力裝機增長過快、裝機結構性失調、電網配套落后的問題。電力裝機方面,老撾近年電力裝機量增長迅速,已經出現電力過剩的情況,國內需求無法完全消納如此快速增長的供給;裝機結構方面,老撾裝機基本為徑流式水電站,調峰能力弱,雨季電力供給過剩,棄水嚴重且出口電價較低,旱季發電量有限反而要從鄰國進口電力,未能實現大幅創匯;電網建設方面,老撾電網以中低壓等級電網為主,尚未完全覆蓋全國的各個地區,且近年來線路老化嚴重,線損率高,可靠性低。電力資源豐富的北部地區和用電負荷中心所處的中部地區的電網建設存在區域錯配,有關配套電網沒有完全完成建設,電網的落后阻礙了電力行業的良性發展和快速增長。
  三、宏觀方面
  老撾人口稀少,行業結構不合理,以農業、礦業、電力行業為主,電力消納總量有限。GDP雖較快增長,經濟總體實力薄弱,后繼乏力。國家財政赤字高企,國際儲備有限,長期償債壓力較大。
  以上微觀、中觀、宏觀因素互相影響、互為因果,導致目前中國投資者在老撾投資的電站面臨嚴重的電費拖欠問題,電費的拖欠從反面也進一步加重了購電方和老撾政府部門的債務負擔,對該國的經濟增長造成了拖累,而經濟增長的乏力又進一步影響了老撾政府和電力公司的支付能力,形成了惡性循環。
  業務發展建議
  中老兩國世代友好,老撾是“一帶一路”沿線重要國別,助力老撾加快經濟發展,提高老撾人民的生活水平,保障中方投資利益,最終實現中老雙方共贏,是兩國共同的關切。為老撾紓困解難,幫助其走出經濟發展的困境,走向良性發展的快車道,更符合我國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最終目標。
  電力行業是老撾的支柱行業,目前的經濟困境從很大程度而言也是因電力行業而起。因此,將電力行業作為切入點,分層次地將各項問題拆解,是解決當前經濟困境的最佳途徑。鑒于此,筆者建議從如下五方面開展工作:
  第一,積極支持老撾國內和出口高壓電網項目,同時積極推動中國企業以BOT的模式介入老撾電網建設,減少老撾方的資金壓力,打造“區域能源互聯網”,實現電能的充分調度。
  第二,統籌規劃老撾后續電力項目,暫緩支持老撾國內供電的電源電站(旱季調峰電站可考慮),積極支持與周邊國家如越南、緬甸、泰國等國簽署購電協議的電源項目,同時敦促老方加大與鄰國關于進出口電力的談判力度,發揮區位優勢,實現電能外送消納。
  第三,積極支持老撾的經濟多元化發展,重點支持中老鐵路沿線的綜合工業園、旅游服務業、產能合作項目等行業開發,為電力的消納找好出口,提升老撾經濟活力,推動經濟健康發展。
  第四,中國相關方面,比如信保公司、銀行、政府部門加強溝通,形成合力協助項目公司向購電方EDL和老撾政府催收電費,幫助購電方對債務償還優先級進行規劃,一方面緩解項目公司短期未收到電費而影響項目執行和還款的壓力,另一方面避免EDL債務滾雪球對其業務發展造成惡性循環。
  第五,推動EDL積極采取股權、債權融資的方式,注入流動性資金以解決其短期資金短缺的問題。股權方面,可考慮將老撾發電公司項下部分優質項目的股權進行部分轉讓,回收資金以盤活資產;債權方面,可考慮向老撾政府申請主權擔保發債或向銀行申請流貸,獲得融資支持。此外,對于后續擬建的新項目,建議對購電協議中基礎電量的約定額進行一定調整,以減輕其當前的電費支付壓力。(來源:國際工程與勞務雜志  王虹 趙眾 卜曾榮)

足彩进球彩12043 辽宁心悦麻将鞍山 彩金捕鱼红包下分版 北京赛车开奖查询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 股票投资分析 南京麻将规则 龙王打鱼有什么技巧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七 正版平特一肖图 qq分分彩走势图分析